七一党史|百年征途,那永远的红色里程丰碑①

作者:郝安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9-15 08:51:45

我们党从诞生之日起,走到今天,在整整一百年的漫长跋涉中,为了准备、组织与迎接革命和建设的胜利,召开了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会议。

中国共产党的每一次会议,犹如一部立体党史书,都记录着一个百年大党砥砺奋进的峥嵘岁月,也聆听着一个古老民族迈向复兴的铿锵足音。

于是,红色旅程就有了一座又一座永远的里程丰碑,遍布中华,供人踏访。

坐落在全国各地无数个大小会议旧址,串联起百年大党的光辉历程,镌刻下革命精神的鲜明标识。

每一段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历史,都是一部理想信念的生动教材;每一座红色会议旧址场馆,都是一段浓缩的历史、一份伟大红色精神的传承。

但历史老人的记载是有选择的。它总是隔那么一段,就把那些没有价值、没有用处的东西毫不留情地删除掉,只留下那些充满思想、充满创造,有价值、有用处的人和事,传世垂史。

一个会议也是这样,党史革命史上只记住了那些推动社会前进,划时代的具有开创意义的会议。你有多大功绩,历史就给你打多少分,就给你留多大位置。

中共党史上的“一大”“七大”“八七会议”“遵义会议”“古田会议”“十一届三中全会”“十八大”“十九大”等等,这些会议或开天辟地,或千钧一发,或高瞻远瞩,挽狂澜于既倒,扶江山之将覆,救苍生于水火。历史便记住了这些会议。

记住它是因为它的作用,它的价值,它的贡献;是因为它在不同时期、不同领域建立丰功,登上极顶,富有创造。

至于这些会议是在哪里开的,是偏僻山村、崎岖小镇,还是大都市;规模有多大,是十几个人,还是几百上千人,倒无所谓。

纵观党史上的每一次重要会议,无论大小,也无论在何处举行,都非同寻常,各具特色,都在党的发展史上起过重要作用。

历史上有多少惊心动魄、惊涛骇浪,往往就发生在或涌起于如今看似安静的会议桌旁。

中国共产党现在是一个拥有9500多万党员的大党,是一个掌管着960万平方公里国土、14亿多人口的大国的执政党。

可是谁又能想到,当初标志它诞生的中共“一大”会议,开始不过是在上海法租界一栋石库门房子里召开,后来又被逼辗转到嘉兴南湖的一只小船上继续。

这是一只很小的船,如今后辈前来瞻仰,要低头弯腰才能进入舱内。里面呢,刚能容下十几个人促膝侧坐。

但就是这样一个狭小而局促的会场,却平安分娩了如今世界上最大、生命力最强的政党。

因为是党史的起点,这条船现在被称为红船,泊在嘉兴南湖,随着轻风细浪,慢慢地摇荡。

开会就好像打仗,要选择战机,善掌火候。要把会议的主旨主题变成一团火苗、一块磁铁,不停地激动、沸腾着每一个人,牵着他走,一个不剩地俘获每一个参与者。

打天下的时候,我们党要召开一次重要会议,还很不容易呢。常常要冒着生命危险把各路同志从敌占区召回来,许多同志就牺牲在来开会的途中。

当时任中共晋察冀边区常委、组织部长的李大钊长子李葆华,就是和战友在策马赶赴延安开七大的途中,遭遇日军伏击,一名代表壮烈牺牲。

“山一程,水一程,万里长征足未停。太行笑相迎。昼趱行,夜趱行,敌伪关防穿插勤。到处是军屯。”这是陈毅赴延安开七大途中所作一首诗。他走了近半年,而海南岛的代表,竟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但是没有办法,冒死也要赶去开会,不开会就不能统一思想,就没有正确决策,革命会损失更大。党的历史上的“八七会议”“遵义会议”等许多重要会议都是因为时局危急,不开不行。

遵义会议在党的历史上并算不得一次大会盛会。那时,时局残酷,环境艰苦,每天都是生死存亡,流血牺牲。敌人穷追猛打,一门心思要彻底消灭之,也容不得他的对手安稳坐下来开会。

但我们党到了一个险恶的关头,意识到这次会议非开不可。不开将会断送红军,断送革命。

果然,这一次党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竟成为了中共党史和中国革命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黔北重镇遵义,也因为共产党1935年1月15日至17日长征途中的这次会议而青史留名。

遵义会址,大家心中早已熟悉,半土半洋的楼房,仿佛是事先造就好的革命里程碑,门禁森严,大家气派。

楼上长方形的一间屋子,就是当年毛泽东重新掌舵,指挥革命掉转船头,完成长征驶向胜利的地方。房子正中摆放一张板栗色的长方桌,桌子四周围着20个参加会议的负责人曾经坐过的木边藤心折叠靠背椅。桌下还有一只木炭火盆,烧得旺旺的火苗映红了每一个人兴奋的脸。

会议连续开了3天。这是一个连空气中都灌满了正确思想的重要会议。

就在这战争间隙难得的3天里,我们党好像一下子长大成熟了不少。这才是扭转乾坤,真正意义上的重要会议啊!

遵义会议的鲜明特点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确立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创造性地制定和实施符合中国革命特点的战略策略,这在今天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因此,我们要运用好遵义会议历史经验,让遵义会议精神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