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白市驿机场修建轶事③

作者:任洪全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9-15 10:32:19

 

 

居然还会有些贪官污吏、不法奸商、社会蛀虫,无视人民的死活,无视国家的利益,只想着他们的腰包,作出一些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来。

一天,机场管理处和宪兵队,走进上街一家茶馆,在牌桌上把一个管理后勤的官员抓走了。据说他克扣民工的伙食费,给民工吃霉米、发水米等等。

不久,由于天气转热,医药卫生条件又极差,民工和补充团的新兵营发生了霍乱,还死了人。那个在看萃文中学学生演出活报剧时嚎啕大哭的任姓年轻人也死了,伤兵医院要把他埋在官山坡(当时政府划出的免费墓地),他叔叔说他不是霍乱病,是得的绞肠痧死的,不传染人的,坚持要把他运回垫江老家安葬。上面发的抚恤费少得可怜,一时还不能全额到手,他叔叔打算寻求帮助。他想起了一个他认识的白市驿的人,曾在他们垫江当过县长,下乡督察时,曾在他们家吃过几次饭,现想找他借钱帮助,将遗体连夜抬回几百里外的家乡安葬。热心人还真打听到这位已解甲归田的姓宋的县长,便将这位小叔带到“可园茶社”并叫他等着,然后去给他找那位宋县长了。

在几位吃茶的绅粮的询问下,那位小叔,用这样的陈述来回答了大家的提问:按规定出民工修筑机场,是一家派一人。我们家原是个大家庭,三弟兄,老二在外做事,大哥是保长(村长),我是老幺,论说只派一个劳力;大哥说虽是几天前我们才分了家,也可说成没分家,但我们不钻这个空子,也就算是两个家庭了,自己也要出一个人才对。大哥前面生的是姑娘,他幺儿子刚满十六岁,吃十七岁的饭,就叫他来,免使别人说闲话。何况国家民族处在危难之时,应像他们垫江老家的任鸿隽、任鸿年几位堂祖父那样,为了推翻满清政府,坚决投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洪流中,明知会牺牲也在所不辞。这幺儿子从小就听说他们祖辈的革命事迹,他实际只有十七岁,却坚持说自己已满十八岁,为了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非要来参加修建白市驿机场不可。

一直在里面小厅里独自喝茶的王少甫,放下手中的报纸,走了出来,取出口中的叶子烟杆,说:“任鸿隽,我认识。我们三儿子就在他手下读毕业的。”

不一会儿,那位解甲归田的宋县长真被找来了,得知此事后,立即从身上摸了些钱出来放在桌上,忙说:“小意思,我只能帮点小忙——这样的大事,要找,也要找你们任氏宗族。任姓在白市驿也算是大姓,罗汉坡的罗汉就是任七老爷修的。他的嫡孙就是现在的任氏族长,我是认得的。现可能在上街茶馆喝茶,我去给你找找看,他会给你想办法的。”说完便匆匆跨出大门,像逃跑似的消失在大街上的人群中。

望着远去的背影,王少甫十分愤怒:“真不是个东西!还当过什么县长!”他对手里拿着宋县长给的点钱不知所措的小叔讲:“你等着,很快就给你安排好。”他忙把茶堂倌叫到里面耳语一阵,出来后,说道:“事不宜迟,等一下就起程。你大哥是好样的!你也是好样的!这一切由我来安排。”

“简直丢我们白市驿人的脸啊!”王少甫余怒未息,往地上重重地吐了一嘴口痰,“还在外面做过大事,当过啥子县长!”他用脚去踩了刚吐出的口痰,好像宋县长就是那口可恶的浓痰。

不一会,那茶堂倌同王家的两个仆人来了,后面跟了几个身体强壮的人,像是他家的长年(长工)。其中一个仆人说王贵拿了王大爷的帖子(名片)已带人去医院抬遗体了,一会儿就到。王少甫对他们开口了:“今天我请你们帮我个大忙!把这位修筑机场牺牲的少先生送回他的老家垫江,连更连夜走,除了吃饭,你们几个人轮换抬……”明明是因疾病而亡,他却说是牺牲,而且他说到牺牲二字时,声音还特别重一些。只听他继续道:“你们送了回来后,每人到我家仓头去出两担黄谷,口说无凭,我马上写给出谷子的条子,拿笔来……现在你们赶快去旁边饭铺吃饭,回头即刻起程。”说完他去里面的书报室去了。那站在一旁的小叔,简直惊呆了,嘴里只发出“这,这……”的声音。茶堂倌提示他赶快去旁边饭铺,说已经打了招呼,统一由王大爷结账。

更多阅读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白市驿机场修建轶事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白市驿机场修建轶事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吃讲茶的那些事③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吃讲茶的那些事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吃讲茶的那些事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马号巷子的蔡家面房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