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烟火江津之古镇烟火·李市镇①秋天的李市镇|黄海子专栏

作者:黄海子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9-15 10:52:04

在秋天,李市镇总是被周遭金黄的稻田包裹着。那些成片的,一块挨着一块的稻田,被秋风吹得越来越黄。

稻子黄金般的籽粒在风里相互碰撞着,发出细切的声响。这细切的声音,汇成了巨大的洪流,像李市镇那条涨水的大肚子河一般,激流裹挟着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着奔流而去。整个李市镇,就被金黄的声音淹没了。

此刻,李市镇在我的眼里,连空气都是金黄的。在黑暗的夜里,那些被染成了黄金色的蛙鸣虫叫,散落在李市镇的房屋上,街道里。整个李市镇,因此在黑夜里也发出淡黄淡黄的光。

在秋天里,当李市镇的街道从热闹开始变得清闲的时候,一定是水稻开始收割了。

在乡下收割水稻的日子,镇上开着铺子的人家,要比平常时日早开几个时辰的店门。

天还泛着青光,昨日的炎热气息还刚刚散尽,背着背篼的人就出现在铺子前了。来人要了油盐酱醋茶,付了钱,临走再次叮嘱店家:“这个天,再晚点买东西的人就不会多了,你早点关门,来我家吃打谷酒。我先去那边再割几斤肉。”说完,那人匆匆离开档口,跨出脚步后心里还有些不踏实,因此回头再对着店铺喊道:“记住哦,一定要来哟!”

李市镇上的人,亲戚大多住在乡下。乡下的人,在镇上也总有几个朋友或者亲戚。平时赶集的时候,虽然也常走动,联络。但到了收割水稻的时期,那将又是一种光景。毕竟这是一年中最值得庆贺的日子,不管丰收与否,一年的收成,都摆在那里。好与坏,都是自己辛劳得来的。因此,除了早上那一阵,李市镇的店铺基本都是关着的——贩牛的休市,饭馆、茶馆也歇业了……镇上的人,大多都去了乡下,去帮着收割水稻,享受收获的喜悦去了。

先前围在李市镇周遭的金黄的水稻,开始东一处西一处地被收割。而收割水稻时,打在“斗轿”上(渝西地区收割水稻用的竹木制工具)有节奏地“嘭嘭”声,还有人的欢笑声,以及割倒水稻的沙沙声,仿佛是一支由稻谷拍打斗轿发出的声音做主的旋律,那“嘭嘭”声让听到的人,要不是感到欢喜,要不就是感到满足。

水稻收割完的时候,天就越发清了高了,云也懒懒散散地在李市镇周遭的水田里慢慢移动。

只有秋天的人们,依旧在忙碌。因为刚刚有了不错的收获,有了收获就有了好的追求,有了追求就想着要去实现。此时,李市镇的每一条街面则又热闹起来——从三角坝到牛市坝,再转去河坝街,到处都是人。

茶馆酒肆里皆是摆谈今年收成的话语。收成好的,一脸想压抑却又压抑不住的欢喜。收成差一点的,除了羡慕,还不断地向收成好的套话,想知道他是怎样做到这么好的收成的。打听方法的人嘴上始终挂着不经意的语气,脑袋里却暗暗记下了保证有更好收成的法子,心里也铆足了劲,只等来年秋收。

河坝街的米市上,从乡下来的清一色的新米只等人来挑选。鸡鸭市场上,买鸡仔鸭仔的乡下人在仔细地把握。牛市上,农民请了掮客,在和卖耕牛的比划价钱,谈妥了,牵牛回家,想着来年的土地该如何精耕细作,憧憬着下一次收获。

三角坝的百货店里,姑娘们则在挑选他们中意的衣裤及日用品。年轻的小伙们,则在卖自行车或者卖摩托车的车行里转悠,拿捏准了,下手买了自行车或者摩托车。走到约好的地方,邀上中意的女孩,风驰电掣绝尘而去,惹下一路羡慕的目光。

整个秋天,李市镇都在收获,收完稻子,还有壮藕,还有稻田池塘里的肥鱼。

整个秋天,李市镇都在交换有无,镇上没有的,乡下送来。乡下需要的,镇上铺子里摆得琳琅满目。

因此,很多期盼的好事,得以实现。再高一些的愿望,又在滋生。就像李市镇不断新建的街面、房屋。人们不断冒出的新的想法和追求,随大肚子河的水,一直往前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