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在渝举行

作者:来源:重庆日报发布时间:2021-09-16 08:25:19

自2019年末至今,5G在我国已商用近2年。

重庆5G应用如何,5G产业发展如何,下一步如何提档升级?

9月15日,2021智博会5G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在重庆举行。来听听这些业界“大牛”怎么说。

重庆5G发展走在全国前列

论坛透露:截至2021年8月底,我国已累计建成5G基站超100万个,数量占全球的70%以上;5G网络已覆盖全国所有地市级城市,以及95%以上的县城城区和35%的乡镇镇区;5G终端用户突破4亿,形成了全球最大的5G用户群体。

其中,作为国家首批5G规模组网和应用示范城市的重庆,近年来也将5G作为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基础性、先导性、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大力推进5G网络建设、推动5G创新发展,构建5G发展生态。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重庆全市每万人5G基站数已超过10个,位居西部第一;全市城市重点区域实现5G网络全覆盖,5G用户超过900万户。5G在超高清视频直播、VR、智慧旅游、无人驾驶、智慧诊疗、智慧仓储物流、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等领域大量应用,为重庆发展数字经济提供了重要支撑。

多名与会嘉宾表示,重庆5G发展已走到了全国前列。“近年来,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5G发展,在5G网络建设、融合应用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韩夏通过视频连线在论坛上致辞时,对重庆的5G发展给予了如此评价。

国际电信联盟无线电通信局顾问Uwe L[~公式~]wenstein通过视频连线在论坛上致辞时,同样对重庆的5G发展不吝赞美之词:“我一直在密切关注着重庆在5G方面的发展,很高兴地看到,重庆除了快速推进5G基础设施建设外,还推出了许多5G融合应用场景。这对全球5G发展也是一个福音。”

两个痛点制约5G应用加快落地

展望未来,5G将有更广阔的应用前景。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认为,未来,5G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方面会有更多用武之地。但尽管如此,要更广泛深入地推广5G应用,让5G更好地赋能经济社会发展,仍非易事。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认为,当前,我国5G应用整体上仍处于起步阶段。其中,能源电力、医疗、工业制造和采矿业等5G应用先导行业,数字化水平较高,对5G的需求已明确,5G对促进行业数字化转型有一定成效;文旅、智慧城市、交通-港口、交通运输-铁路、道路、航空等5G应用潜力行业,数字化水平较低,行业各方有意愿支付5G应用产生的资本支出;仓储物流、水利管理、建筑及房地产、金融等5G应用待挖掘行业,数字化水平相对较高,有一定数字化基础,但行业对5G的需求不明确,有一定的改造难度;农业、教育、制造业-石油等5G应用待培育行业,行业数字化水平较低,对5G的需求尚不明确。

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李红五表示,5G最主要的应用场景是在千行百业,最重要的作用是为千行百业的发展赋能。但目前,整体上来看,5G还没有真正进入千行百业生产经营的核心环节,只是在外围进行应用。

“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痛点。”李红五分析,一方面,5G应用发展已迈入“无人区”,无现成经验可借鉴。而不同行业、不同企业的个性化需求非常突出,现阶段5G技术还不能很好地满足这种需求,需要不断迭代升级才能深度融合进千行百业为其赋能。这需要一个过程。

另一方面,推动5G应用需要人们对各行各业有深度理解。但5G商用以来,人们主要是从一种数字技术的角度去看待、推动5G应用,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其中,“唱主角”的主要是掌握5G技术的企业和政府相关部门,而各行各业的企业大多对5G应用并不是很感兴趣。这就造成了5G与行业见面难、融合难、应用难的问题。

消除5G与各行业之间的鸿沟

如何解决痛点,加快推动重庆5G应用?

李红五建议,首先,要消除5G与行业之间的鸿沟。除了运营商等5G技术掌握方外,作为应用5G的企业更应主动而为。相关各方一起来共创5G融合应用,才能更好地推动5G实现规模化应用。为此,政府可依托自身的“驱动力”和“统筹力”,把相关各方连接在一起,搭“舞台”让大家来“唱戏”。比如,可以通过打造一些开放的公共服务平台,来吸引各行各业“入场”。

其次,在推动产业数字化建设过程中,重庆可聚焦汽车制造、电子产品制造等重点领域,统筹运用资源进行突破,推动5G融合应用加快落地。

华为5G toB创新部总经理王法认为,加快推动5G应用,政府要更多地推动有意愿但能力不足的行业或者项目率先应用5G。比如,重庆可以通过政策激励,在制造行业有意愿应用5G的企业中打造5G应用明星标杆企业,充分发挥其示范作用。

重庆市通信管理局局长胥红介绍,下一步,重庆将坚持按照适度超前原则建设5G基站,夯实5G网络基础。到今年年底,要完成7万个5G基站建设。到“十四五”末期,全市5G基站将达到15万个。

同时,重庆还将实施5G应用扬帆行动,通过“政策组合拳”等举措,打造5G行业虚拟专网,开展5G独立组网规模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