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星何灿烂,北斗住延安

作者:来源:学习时报发布时间:2022-01-10 09:11:59

在抗日战争的环境下,全国各地选出的七大代表要集中到延安开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的因为路途遥远,距离延安甚至几千公里;有的直线距离虽然不算太远,但在敌人的层层封锁下,仍然困难重重。除了中直、军直代表团和陕甘宁边区、晋绥代表团就近不用长途跋涉,其他代表团如晋冀鲁豫、山东的代表,特别是华中、大后方代表都是一路艰辛,向着向往已久的延安进发。陈毅所写诗作“众星何灿烂,北斗住延安。大海有波涛,飞向清凉山”,真实、生动地反映了各地代表不畏艰险奔赴延安的心情。

冀南代表两次出发。1939年9月8日,冀南的七大代表统一换上八路军军服,在冀南军区武装部队护送下向延安出发。当时日本侵略者在华北地区为加强统治,切断太行山区和冀鲁豫平原的联系,对平汉等铁路线的控制和封锁特别严密,在铁路两侧各挖了宽4米、深3米的封锁沟。10月份的一个夜里,代表团由河北内丘县境过平汉铁路时,不料被敌人发觉,又遭遇封建会道门“六离会”的骚扰,未能通过封锁线,不得不退回巨鹿县西部。代表团原准备研究好对策后再度前进,忽然接到中央通知,让他们暂缓到延安。于是代表团又返回根据地。

11月底,代表们又接到命令,再次出发。冀南代表们在部队掩护下,昼宿夜行,披星戴月,于夜半时分在内丘县北、尧山县西横穿平汉路,穿过了这道严密的封锁线,告别了华北大平原,眼前呈现连绵不断的山地。他们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大家兴致勃勃,毫无怨言。

1939年底,山东代表向延安出发了。一路上通过敌人的封锁线,过微山湖时,还和日军打了一仗。经过艰苦的行军,穿越敌占区,他们到达了太行山八路军总部。

因为日军对太行山区封锁很严,山东代表团和集中到这里的冀南、晋东南代表团一起进了中共中央北方局党校学习。1940年5月下旬,他们又随晋察冀部队跨过正太铁路,来到晋察冀边区的河北平山、阜平,住了3个多月。直到百团大战开始后,聂荣臻司令员派骑兵团护送,他们才和随后到达晋察冀根据地的华中、大后方代表团一行100余人,从阜平出发,经过五台山,从山西崞县越过同蒲路。

八路军第120师贺龙师长派部队前来接应。代表们一行穿过敌占区,涉水渡过汾河,来到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山西娄烦镇的八路军第120师兵站,然后到山西兴县县城。这时正是中秋节,贺龙、林枫前来看望大家并设宴招待。停留数日,他们从黑峪口渡过黄河,进入陕甘宁边区。经佳县、米脂、绥德、清涧等地,于1940年10月10日到达延安。他们到延安时,朱德总司令骑着马过来欢迎。中央在延安杨家岭召开欢迎会,欢迎从敌后来的七大代表。

赴延过程艰险重重。1940年4月,晋察冀根据地的100多名七大代表在河北阜平县集中,准备赴延安参加大会。代表们分成两个大队:军队代表是第一大队,地方代表是第二大队,还带了一个警卫连负责安全工作。

在晋察冀前往延安的途中,敌人设置了多道封锁线,代表们只能走山路、走小路,起早贪黑,一天走六七十里。5月26日,队伍计划在太原市西南、阳曲以北的白水镇过同蒲路。穿过铁路后,刚一进山就遭到敌人袭击。敌人把前后路都封锁住了,前进过不去,退也退不回来。警卫连战士冲上去阻击敌人,冀中区党委副书记兼民运部部长鲁贲带头从山侧跳崖,姜占春也跟着跳了下去,到半腰碰到石棱把他架住了。这时,从上面又跳下一个人撞在他身上,他们一起滚到了沟底,姜占春的左肩被摔得骨折。姜占春负伤后,虽然膀子很疼,但仍坚持追赶队伍。

在这场遭遇战中,鲁贲、吴健民等牺牲,不少同志负伤。突围出来的队伍过了汾河,到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贺龙亲自接见、安排,给他们配备马匹、服装,给伤员作了治疗。1940年6月18日,他们到达延安。

晋察冀代表在途中遭遇敌人袭击后,毛泽东等领导人非常重视,立即为此事致电要求各地采取措施,保证代表途中的安全,以后再也没有发生此类事故。

历时一年多的小长征。1939年9月6日,浙江省的七大代表离开温州平阳县的冠尖、马头岗,向延安出发。途经山东时,七大代表刘先得了伤寒病,发高烧,病得头发一把一把地掉。团部特地向当地老百姓雇来毛驴让刘先骑。到达鲁中时,遇到在这里检查工作的徐向前,他一听代表团里有人患病,便特地派医务人员前来看望,并拿出当时珍贵的“盘尼西林”针剂,一连打了几针,才使刘先的高烧逐渐减退。

从香港、梅州、韶关出发的广东、闽粤赣边区等地代表,从1939年11月出发,先到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后又到安徽泾县新四军军部,同来自上海、浙江等地的华中代表、大后方其他代表会合,沿途见到刘少奇、陈毅、罗荣桓等领导人并得到他们的关心和帮助。经过近14个月的长途跋涉,他们于1940年12月26日下午抵达延安。在整整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经由广东、广西、湖南、江西、安徽、江苏、山东、河北、山西、陕西10个省,行程上万里。

到延安后,毛泽东在杨家岭亲切接见了全体代表,并风趣地扳着指头说:你们过了长江,又过了黄河,过了津浦路,又过了陇海路,还翻过了太行山。中国有名的河流、山川、铁路,都让你们走过来了!我们过去叫长征,你们呢,也是长征,人数少一点,是小长征。

刘少奇、陈毅赴延安。1941年10月3日,毛泽东致电在华中工作的刘少奇并告陈毅:中央决定刘少奇来延安一次,并望能参加七大,要求“护卫少奇的手枪班须是强有力的,须有得力干部为骨干”。1942年7月9日,毛泽东再次致电刘少奇:“你的行止,以安全为第一,工作为第二”。途中,刘少奇多次遭遇险情,他沉着应对,同护送的指战员一起渡过了这些艰险。12月30日,刘少奇一行经淮北、山东、冀鲁豫、冀中、太行、太岳、晋绥,历时9个月,行程数千里,穿越敌人103道封锁线,终于从华中安全抵达延安。

1943年11月8日,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调陈毅来延安参加七大。接到通知后,陈毅于11月25日离开华中黄花塘新四军军部,过洪泽湖,然后在铁道游击队掩护下,过津浦路和微山湖,穿过安阳,越过平汉铁路,沿清漳河北行,抵达太行八路军前线指挥部山西左权麻田,经晋冀豫向晋绥前进,渡汾河、过同蒲路封锁线,过吕梁山区,于1944年3月7日到达延安。

代表们到延安后,因大会延期,大多数代表进了中央党校学习,以后又参加延安整风运动,为七大召开做好了思想理论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