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6周年⑥| 重庆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着力点

作者:彭国川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2-01-14 14:02:16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6年来,重庆自然生态本底进一步夯实、生态环境质量进一步改善、城乡绿色发展进一步显现、绿色低碳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实现了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但是,重庆仍然面临着污染治理面广量大、生态修复任务重难度高、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尚需进一步提升等困难和挑战。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要深学笃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牢牢把握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要求,深刻领会把握“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的精神实质和内涵要求,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统筹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和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夯实绿色本底。

一是优化国土空间与分区管控,构建全域绿色发展的国土空间格局。加强与长江流域国土空间规划的衔接,科学划定全市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和城镇开发边界。实施国土空间分区、分类用途管制。提升主城都市区能级、做大重庆都市圈,将渝东北三峡库区城镇群、渝东南武陵山区城镇群作为生态保护修复的主战场,加快形成结构科学、集约高效、功能互补、协同发展的“一区两群”发展新格局。

二是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严守生态安全底线。以三峡库区生态保护为核心,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自然保护地为重点,优化构建以长江、嘉陵江、乌江,大巴山、巫山、武陵山、大娄山为主体的“三带四屏多廊多点”生态安全格局。要从生态系统整体性和流域系统性出发,持续加强水土气等重点环境问题治理,实施“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工程,加强森林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实施河流全流域生态治理,加强湿地生态系统建设;推进水土流失和石漠化治理、矿山生态修复,加强土壤修复和生态综合治理;推进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保护生物资源和修复生物生活的环境,维持生物多样性。

三是发展绿色低碳循环经济,实现全面绿色转型。全面推行“生态+”、“+生态”发展新模式,推动传统产业绿色转型升级,构建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依托自然生态环境资源,因地制宜发展气候经济、山上经济、水中经济、林下经济等;大力推广生态种植和生态养殖,打造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推进农产品精深加工,培育一批具有地域特色的绿色农业生产基地。聚焦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壮大智能硬件、智能软件、智能制造装备、智能汽车、高端装备等新兴产业链,建立低能耗、可循环、清洁化的现代产业体系。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优化利用化石能源,扩大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电。深入推进建筑、交通、公共机构等重点领域节能,建设一批绿色工厂和绿色工业园区。

四是推进城乡协调发展,实现城乡共富共美。推进“两江四岸”整治提升,打造长嘉汇、广阳岛、枢纽港、智慧园等城市新名片,全面提升城市功能品质。提升市政设施和市容环境品质,创建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开展山城公园、山城绿道、山城步道等山城系列品牌建设。聚焦人本化、生态化、数字化三维价值,高标准建设环境舒适的绿色智慧未来社区。推动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社会事业向农村覆盖,加快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公共服务均等化。统筹农村田园风貌保护和环境整治,保护乡村自然生态景观格局和农业生产的自然肌理,打造巴渝特色美丽乡村。持续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行动,重点加强农村生活垃圾、农村生活污水、厕所粪污治理,加快建设生态宜居美丽家园;开展村庄清洁和绿化行动,实现村庄公共空间及庭院房屋、村庄周边干净整洁。

五是传承弘扬生态文化,形成全民生态自觉。深入挖掘农耕文化、书法文化、山水文化、诗词歌赋、戏曲民俗等蕴藏的生态文化内涵。加强对世界遗产、文物古迹、传统村落、民族村寨、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等生态文化载体的保护。推动建立生态文化体系,打造具有地域特色的生态文化地标。依托“互联网+”,建立包括机关、企业、社区、学校和家庭等在内的生态文明教育网络体系,利用“世界环境日”等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宣传力度,普及生态文化知识。推进人文底蕴、自然文化和生态价值观念的全面融合,形成简约适度、绿色低碳、文明节约的生活方式。持续开展节约型机关、绿色家庭、绿色学校、绿色医院、绿色社区、绿色商场等创建行动,不断扩大创建行动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形成品牌效应。

六是加强区域协同开放合作,实现共建共治共享。以联合河长制为基础,建立跨区域、跨部门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流域治理机制。通过协商确定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目标,明确与流域生态环境修复和保护相适应的产业准入标准、污染治理政策、风险防范要求。建立毗邻地区生态环保基础设施共建共管共治机制,协同推进河流湖库保护修复、饮用水水源地整治,共同推进农业面源污染治理、人居环境改善。在跨界河流、重点生态环境功能区河流及主要支流加强水质监测点设置,将实时数据纳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生态环境保护动态监测数据平台。加大跨界执法沟通合作力度,共同预防突发环境事件。协同推进生态环境标准统一,建立沟通协调、跨区域生态环境标准合作制定机制。推动绿色基础设施建设,倡导绿色投资理念,支持绿色金融发展,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关于绿色转型发展的交流合作。

七是构建完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实现治理能力现代化。严格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党政主体责任、部门监管责任,完善山清水秀美丽之地评价体系和目标考核机制。强化环境保护、自然资源管控、节能减排等约束性指标管理,扎实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工作,严格落实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实行失职追责和损害担责。建立健全各部门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协同机制,完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责任体系。构建以排污许可制为核心的固定污染源监管制度,健全生态环境治理企业责任。完善社会监督机制,畅通监督渠道,搭建政府、企业、公众和媒体互动交流平台。健全风险防控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加强对生态系统状况、生物多样性、生态风险、保护成效的监测评估,建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体系。建立跨流域跨区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严格执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试点推进生态敏感区生态搬迁。探索建立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制定生态资产与生态产品核算标准、核算评估机制和核算结果应用机制。

(作者系重庆社会科学院生态与环境资源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生态安全与绿色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